当前位置:主页 > 视觉

易鸿《我是谁》

发布时间:2017-04-22 15:36    文章点击率:

  尼尔·波兹曼说:这是一个娱乐至死的年代。

  在物欲驱动下的消费狂欢中,公众不过是景观社会里复数形式的序列号,一个又一个排列整齐地涌向娱乐绞肉机,无数次地挤压、分割、搅拌、包装之后,如同流水线输出的罐头,贴上统一商标分送到社会的各个角落,等待出售交换消费。

  互联网的出现,以直接、开放的名义,将21 世纪带入数字化的虚拟世界,一个几乎无所不能的信息交换空间,为公众提供了释放心理“癔病”的出口,为每个个体展开了表演的舞台。这是科技的伟大所在,使沟通的民主化成为可能,同时也将公众拖入另一个耗费自由的区域,人在信息的海洋里被抽空成为一个符号,贴上了名字的标签。

  关于人的含义,某种意义上,在资本的催化下变异为待价而估的商品,或者网络世界二维码标识的虚拟符号。

  我们身处一座极尽繁华又垃圾遍地的“超级市场”,在豪宅、香车、手机、微信、世界杯、非诚勿扰、啤酒炸鸡里体会游戏人生的快乐。但是,翻开每个人的内心,晾晒生活的底色,一种焦躁的痛苦竟然成为公众的通病和社会现实的隐喻。

  “人们感到痛苦的不是他们用笑声代替了思考,而是他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笑以及为什么不再思考。”赫胥黎在《美丽新世界》的预言逐渐成为现实,一切表演正在成为一场滑稽戏。这架巨大的社会机器,正轰隆隆地向前奔突,大众被驱赶,向着更成功的幻影是的,我们陷于一个没有回声的时代。

  我是谁?

  在这里,并不意味着登记户口式的社会普查,或者申请信用卡表格的身份证明。仅仅,是一个例外的邀请,一个向内的观看,一个自省的片刻。暂时脱离狂欢的现场,站在群山之上呼喊,或者默默自问:我是谁?在声波的回荡中,思考做为一个人的命题:是的,我是谁?

http://www.wm927.com/kOWs3VLVBC/4474172527.html

国际

乌国际新闻俱乐部探讨乌对外政策新动向
乌国际新闻俱乐部探讨乌
中国经济网塔什干4月16日...

社会

《人物》 20160603 陶欣伯(下)
《人物》 20160603 陶欣伯(
本期节目主要内容: 上世...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