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 > 人物

“趋同”与“求异” 中国人物画的当下反思(3)

发布时间:2017-04-22 15:39    文章点击率:

  “总体来说目前人物画教学通过这个展览来看,大家处在高低上下左右不至于拉开太大局面的维度,这可能跟我们现在写生教学步入到一个瓶颈期有关。”中央美院图书馆副馆长曹庆晖说。

  “不管是为了展览而提交还是日常积累的作品,都能够反映出来两个问题:一个是画室化倾向,一个是模特化的倾向。不是说大家不关注社会生活,不走向基层写生,即便是走向基层写生的东西呈现出来的依旧是模特化的,跟在画室画画差不多。”曹庆晖讲述了现在写生教学面临的尴尬局面。

“趋同”与“求异” 中国人物画的当下反思

2016年中央美院中国画学院本科毕业展现场

2016年中央美院中国画学院本科毕业展现场

  在院校教学中看,几乎所有的学科每学年都会组织外出考察活动,安徽黄村、云南大理、贵州苗寨、黄山、洛阳、西安、苏杭等地都是各大院校的热门景点。而所谓的实际写生也一般都是画一些简单的速写,或者直接启动拍照模式,回来对着照片整理加工,用现成的模式技法完成作品。

  学生在进行写生训练后如何转到创作中来?“往往能看到本科生毕业创作中出现很多写生罗列的问题,这是转换写生的意识。首先在理念上,我觉得应该把创作与写生之间的关系讲透一些,避免把写生放大化或者是把人物组合数量的增加作为一种创作与写生的过渡。”党震结合教学提出,要融合当代的视觉图像、包括重新认识传统,这些问题应该放在研究生教学或是本科高年级教学中,形成一套有效的方式来开展。

  写生与创作如何分隔?如何衔接?其实中间要把握一个“度”。子之矛,彼之盾,写生追求的“逼真”与创作追求的“意趣”看起来是一种相悖,但如果持续不断的顺着单一的导向走,一定会出现偏差。正如周京新所强调的教学意识要纠正方向,在写生与创作之间把握平衡,甚至是一种对立下的碰撞。

  在基础上的“求异”

  “中国人物画面临的境界和状态,我是担心的,这个担心在什么地方呢?就是如何把中国人物画在教学结构里面摆清楚?因为西方现代艺术的冲击,不管是工笔人物画,还是写意人物画都面临的问题就是探索性。”作为已经在中央美院学习以及从事教学工作数十年的唐勇力教授认为,虽然近些年大家从作品来看可以看到不同的创作取向,但是却看不到庞大的中国画发展的内在动力。

中央美术学院《人物写生》 唐勇力 50x40cm 2016年 纸本

中央美术学院《人物写生》 唐勇力 50x40cm 2016年 纸本

方增先 《远望》  纸本水墨

方增先 《远望》  纸本水墨

  我们可以回忆起60年代出版的方增先那本薄薄小册子《怎样画水墨人物画》,竟成了日后陆续出版的同类性质诸多技法书的母本。方增先的造型法则,基础练习,再加上周昌谷、李震坚一系列关于色墨技法的经验总结构筑了“浙派人物画”的基本体系。

1980年 卢沉和周思聪在辽源煤矿写生

1980年 卢沉和周思聪在辽源煤矿写生

周思聪 《矿工图之三——人间地狱》  177cm×192cm 1982年

周思聪 《矿工图之三——人间地狱》  177cm×192cm 1982年


国际

乌国际新闻俱乐部探讨乌对外政策新动向
乌国际新闻俱乐部探讨乌
中国经济网塔什干4月16日...

社会

《人物》 20160603 陶欣伯(下)
《人物》 20160603 陶欣伯(
本期节目主要内容: 上世...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