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 > 人物

“趋同”与“求异” 中国人物画的当下反思(2)

发布时间:2017-04-22 15:39    文章点击率:

《水墨人物之三》 周京新 246x125cm 2015年 纸本

《水墨人物之三》 周京新 246x125cm 2015年 纸本

《幺妹》 刘庆和 138x69cm 2017年 纸本

《幺妹》 刘庆和 138x69cm 2017年 纸本

《小动作》 王晓辉 136x68cm 2013年 纸本

《小动作》 王晓辉 136x68cm 2013年 纸本

  “我个人觉得展览给我透露出的感觉就是创作当中的模糊性,有一种徘徊性,或者说是一种不彻底性。”青年美术评论家葛玉君以中央美院的人物画教学传统为例,从时代关切和中国画笔墨核心的传承进行了讨论。中央美院在徐悲鸿、蒋兆和后,到卢沉、周思聪等前辈,再到田黎明、刘庆和等诸位老师,反映的是一种时代的关切。在笔墨传承上,从90年代的国际化思潮与民族化思潮,2000年之后的对于当代艺术语境重新建构,对传统艺术重新梳理,包括市场经济兴起对大众文化、视觉文化的追求,以及新技术应用的潮流,都影响了人物画的整体面貌,但我们却发现整体语境的改变与人物画的变革并不完全对等。

“趋同”与“求异” 中国人物画的当下反思

“趋同”与“求异” 中国人物画的当下反思

“趋同”与“求异” 中国人物画的当下反思

教师作品展区,央美美术馆二层

教师作品展区,央美美术馆二层

  此次展览共邀请全国28所高等院校参加展览,展出107位在职教师及90位在校学生的近200幅人物写生作品。

  而现在,趋同后果的危机正逐步在凸显。对于学生来说,本科四年,研究生三年,甚至到博士,十年的学习如果都是在一定程度内的“复制”,那么真实的创作是否还存在?如果当学生有一天“幡然悔悟”,摆脱老师的束缚,重新拿笔探索新面貌,一方面是时间的再次消耗,另外克服己有的模式也不是一件易事,正如有同学所说的:要蜕几层皮才行。

  “写生”与“创作”的分割线

  “到底写生跟创作怎么去区别?中央美院胡勃教授在发言中提出。在他看来,现在的写生没有了第一感官出现的原汁原味,而是多了有一些“后期加工”的成分。写生难道就不允许后期加工? “允许。我在研究生期间去写生,回来以后进行整理,把写生重新画一下,这里边就加进了创作的元素,整理以后肯定画面效果比我在现场画的要生动完美,但是要抓人物形象的神态体现就有所减弱。”

  “很多课堂写生模特并不需要每分钟都去看的,可能看一眼就行了。现在高校招生有一些孩子进考场离模特很远,有人基本不看模特,或者就看一下是正面、侧面还是3/4侧面。有的还背着画,而且比对着画还强烈,还精确,还更好,所以我们的老院长说考试失效了。这种情况下对着模特写生的意义和价值何在?到底是为了画得和模特像,还是说可以肆意变形,具有一种创作目的在?”殷双喜也抛出了诸多疑虑。

《水墨写生》 刘进安 150x60cm 2015年 纸本

《水墨写生》 刘进安 150x60cm 2015年 纸本

《人物写生》 张正民 139x75cm 2017年 纸本水墨

《人物写生》 张正民 139x75cm 2017年 纸本水墨


国际

乌国际新闻俱乐部探讨乌对外政策新动向
乌国际新闻俱乐部探讨乌
中国经济网塔什干4月16日...

社会

《人物》 20160603 陶欣伯(下)
《人物》 20160603 陶欣伯(
本期节目主要内容: 上世...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