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健康

中国科学院大学副校长周琪:干细胞药物上市还要10年(2)

发布时间:2017-09-13 10:21    文章点击率:

   决定转身,就意味着从头开始。刚开始,周琪的实验室连一台像样的机器、一个合格的培养间都没有。一年以后周琪才有了第一个细胞培养间,面积之小让人难以觉察到这是一个科学家的实验室,随后周琪又自己动手搭建了一个板房,用以做动物间。

   忙于建设团队,有6年的时间,周琪一篇论文都没发,这在从前是不可想象的。准备了6年,周琪终于再次迎来硕果。2009年,一只名叫“小小”的实验鼠一时成为明星,一张图片开始广为流传,画面上“小小”接过了世界首只克隆羊“多利”点燃的火炬。“小小”正是周琪和北京生命科学研究所高绍荣领导的研究小组共同合作的成果。

   克隆小鼠并不稀奇,稀奇的是周琪克隆实验所用的新型全能细胞——IPS细胞。在2007年制备出IPS细胞的两位科学家在其后获得了诺贝尔奖,随后世界各地科学家利用IPS细胞培育出心脏细胞、神经细胞等,却一直没有人利用IPS细胞成功克隆出一个完整的生命体。

   “小小”的诞生,无疑在干细胞研究领域投下了一枚“重磅炸弹”,该项成果随后被美国《时代》周刊评选为2009年世界十大医学突破之一。

   创造同性繁殖的小鼠

   “小小”诞生后,在IPS研究领域,周琪获得了巨大的荣誉。然而,他再一次开始进行“壮士断腕”般的转变。

   “IPS细胞在多能性上只能无穷趋近于胚胎干细胞,但永远不能替代胚胎干细胞,而且在临床上它还有很大的风险和安全性问题。”对IPS细胞,周琪并没有抱很大的期望。2011年,中国科学院率先启动“干细胞与再生医学研究”战略性科技先导专项,作为首席科学家周琪开始全心投入胚胎干细胞的研究,放弃之前的IPS研究。

   近年来,周琪和团队制造了一系列哺乳动物的单倍体胚胎干细胞,并且发现单倍体干细胞除了可以便利地应用于遗传筛选外,还具有一定的配子特性和发育能力。这就意味着,同性的两只小鼠也能产生后代,并且后代具有生育能力。在中科院动物所的实验鼠培养房,没有父亲,却有两个母亲的小鼠有不少。

   动物生殖隔离或被打破

   2016年,周琪和其团队通过细胞融合技术将小鼠孤雄(雌)和大鼠孤雌(雄)单倍体干细胞融合,从而绕开了小鼠和大鼠的精卵融合后无法发育的生殖隔离障碍,获得了异种杂合二倍体胚胎干细胞。这个新型干细胞颠覆了传统的生殖理论,它意味着天然的生殖隔离有可能被打破。

   周琪实验室的研究时常也会遭遇质疑,“同性生殖”“异种杂合”听上去让人匪夷所思,从2003年起,周琪开始进入所有关于干细胞研究伦理的讨论,他并不觉得法律和伦理会是阻碍。

   “科学会给人们提供无穷的可能性,我们面临一个很大的挑战,未来科学的发展速度会远远超出法律和伦理所规定的范围,希望大家对于未来有前瞻性的判断。”周琪说。

   子宫内膜再造

   造福不孕家庭

   2013年,在山东一家医院,周琪见到了一些患三阴性乳腺癌的患者。“我不想白发人送黑发人,我想看我的孩子娶妻生子。”患者绝望的乞求让周琪心酸不已,他一直在努力将干细胞技术进行临床转化。

   早在2007年,周琪和其团队便创建了北京干细胞库,利用医疗废弃的胚胎干细胞,周琪在这里建立了600多株临床级胚胎干细胞。此后这里的胚胎干细胞被用于进行治疗黄斑变性、子宫内膜再造、人工肝、脊髓修复等临床研究。

   “我们做了大量的调研,现在我们做脊髓损伤干细胞治疗,包括做老年性的退行性疾病,这都是中国社会需求的。”谈及病人,周琪眼神真挚,语气坦然,“他们是我们工作的目标和动力。”

   子宫内膜粘连和瘢痕化造成的不孕不育依然是医学上的难点,干细胞治疗有望解决这一影响无数家庭的痛点。2014年,全国第一例子宫内膜再造婴儿诞生,首批11例入组的有效病例中有8人怀孕。周琪在收到别人传来的试验成功的消息时,琢磨半天,最终回了四个字“功德无量”。在他看来,“哪怕这个工作不发论文,我都觉得足够了。”周琪开心地说道。

   然而,有很多宣传干细胞治疗实际上与干细胞毫无关系的行为让周琪很愤怒,在周琪看来,中国的干细胞治疗还没有启动,第一批有价值的临床试验才刚刚开始,“干细胞药物真正开始使用,我觉得应该还需要10年左右。”

   心有大爱 情系国家


国际

世界秩序的重塑:中国是现存国际秩序的维护及
世界秩序的重塑:中国是
世界秩序的重塑:中国是...

社会

中巴当代艺术交流展将于12月初在北京民生现代美
中巴当代艺术交流展将于
2017年9月7日上午十点,“...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